新闻是有分量的

“中国制造2025”还面临着诸多困难

2019-06-11 09:59栏目:投资
TAG:

  9月5日, 工业和信息化部(以下简称工信部)副部长许达哲被任命为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理省长。这让工信部这个走出多位省部级高官的国务院直属部门再次受到关注。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单单工信部副部长、兼国家航天局局长一职,就已经走出陈求发、马兴瑞和许达哲三位地方主政者。前两位分别担任辽宁省长和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他们均学历不凡。深圳市政府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对经济改革的重视,是这些高精尖技术人才受到青睐的根本因素。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高层干部的任免方面,工信部与地方存在双向交流的惯例:不仅向外输送技术型官员,同时亦有高校人员、地方官员流入。副部长怀进鹏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计算机软件专家,他此前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现任工信部党组成员,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凌成兴此前任江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2013年5月进入工信部任现职。

  此外,工信部本身也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行而愈发突显重要性。十八大强调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4年12月,中国制造2025概念首次提出。这些设计的实施都与工信部密不可分。

  在全国开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主导制造业和信息产业的工信部,角色至关重要。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副院长兼战略与规划研究所所长石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石勇曾具体参与中国制造2025这一方针的制定。这次规划的重点是回归基础,重视基础制造技术;另一方面,结合信息产业迅猛发展的形势,推动智能制造。他对记者说道。

智能装备

  而另一面,近日频发的、针对大学新生的电信诈骗,使得工信部的监管职能被推上风口浪尖。

  今年5月,工信部已经下发通知,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本企业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达到95%以上,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这被称为史上最严实名登记制。在严格的制度设计下,仍然让电信诈骗有存活的余地,引起外界对这一新规的质疑。

  9月5日,工信部在回应媒体采访时称:基础电信企业不会将垃圾信息和骚扰电话作为其发展客户、提升业绩的途径,但也不排除个别基层电信企业为追求短期经济效益而罔顾社会责任。工信部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管理力度,并将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虚拟运营商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码号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

  上述深圳市政府人士认为,工信部和地方有关部门的联动,是完成监管职责、推动国家政策落实的关键。

  技术派温床

  工信部与发改委都是国务院中具有浓浓的理工气质的部门,相对而言,发改委更加学术派,而工信部则更为技术派,从工信部走出的地方官,也带着技术型官员的色彩。

  除上述三位从国家航天局局长成为地方主政者的官员外,现任陕西省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娄勤俭也是于2010年从工信部副部长空降而来。据其官方履历介绍,娄勤俭毕业于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系外部设备专业,有在电子工业部、信息产业部任职的经历,并曾任总装备部科技委兼职委员。

  国家行政学院客座教授陈海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技术型官员有两个很大的特点,一个是重视可操作性,第二是重视完成质量。因为这两点,所以技术型官员普遍踏实稳重。因为学历比较高,他们的素质普遍较好。

  在陕西,娄勤俭提出要把省会西安建成中国的孟菲斯,孟菲斯是全球快递业重镇。娄勤俭认为,西安在中国版图中处于几何中心的位置,到每个城市的直线距离,两点间最短,从物流的规划上来讲是最经济最方便的。孟菲斯正因为这一地理优势发家,西安或可借鉴其轨迹,发展成为国内航空物流的重要基地。

  娄勤俭还大力推动陕西省的电子信息产业。今年7月,娄勤俭在《求是》杂志上刊发题为《坚定发展信心实现追赶超越》的文章,称要做大做强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新支柱产业;依托互联网+,推动服务业转型升级。

  马兴瑞则在担任深圳市委书记10个月的时间点上,说出他的真实感受:我来深圳过了10个月,接触深圳的感觉恰恰是我们在改革开放、解放思想方面已经在走下坡路、落伍了。必须要进一步解放思想。

  结合实际,不空谈口号。陈海春认为,这是技术型官员主政的一大优势,他们早期在基层从事技术工作,远离权力,让他们对国情十分熟悉,又能专心于工作并业绩不凡。

  力推中国版工业4.0

  十八大后,创新驱动已从城市发展的要求,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2014年8月18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要实施围绕科技创新的全面制度创新,只有全面的制度创新才能推动科技创新,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真正实现由经济大国向强国的调整。

  工信部规划司副司长李北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制造2025》提出的重要背景就是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央提出,通过《中国制造2025》,建设制造强国,推动制造业由大转强,推进整个国家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这是很大的背景,也是《中国制造2025》引起各方面关注的一个原因。

  石勇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目前,推动中国制造转型的基本动力是国际上正在进行时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中国没有落后,已经走在这一波革命的前列。但他亦强调,目前,中国制造2025还面临着诸多困难。由于发展时间短,发展形式比较粗放,我们的传统制造业积累的经验还不足,加工工艺落后。我们在技术上,长期依赖外来植入,自己的基础研究很缺乏。

  石勇强调,要着力强化制造基础零部件,来摆脱利润受到盘剥、产品议价能力弱的现状。现在,我国高端装备的基础部件,特别是运动部件,如阀门、伺服电机、发动机、减速机、自动变速箱几乎全部依赖进口。我们自己能够生产的大多为静止部件,最终导致我们的装备价格是按机器的重量卖,产品利润会受到原材料价格的挤压。

  中国制造2025在推进实施的过程中,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新一轮的重复建设。工信部副部长冯飞在去年12月举行的中国经济年会上表示。此时距中国制造2025概念提出、实施刚好一周年,冯飞的担忧或可反映一些实际情况。

  他坦言,社会反响热烈和地方政府积极行动是好事,但千万不要走盲目发展、重复建设的老路,在这方面中国已经有很多教训。他认为,为避免重蹈覆辙,地方政府应根据实际情况来制定当地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方案。

  2016年5月20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为中国制造2025指明道路: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协同推进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行动,加快制造强国建设。

  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有利于形成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倍增效应,加快新旧发展动能和生产体系转换,前景广阔、潜力巨大。《意见》中指出。

  如何更接地气

  无论是中国制造2025规划的实施,还是落实对工业、通信业等重点领域的监管,工信部和地方主管部门(主要指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须协同合作,方能落实。

  广西壮族自治区工信委办公室一名曾姓工作人员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广西壮族自治区工信委由区政府管辖,与国家工信部之间主要的联系是上级指导的方式,政策指导。对于工信部提倡的创新驱动战略,广西壮族自治区采取多部门联动的方式,由科技厅主导科研创新,工信委负责科研成果产业化,并承担后期推广的职责。

  在工信部制定的2016年的工作计划中,工信部部长苗圩介绍,今年重点面向30-50个标志性的产品和技术,来解决一些基础零部件、基础工艺、基础原材料和技术基础缺失的问题。以高端装备创新工程为例,今年重点任务就是要启动实施飞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重大专项。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工程方面,今年要筹备建设2-3个国家级的技术创新中心,同时还要支持省一级技术创新中心的建设。其中,省一级技术创新中心建设,将是工信部与地方政府合作的典范。

  广东省阳江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关少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该局在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将具体的产业和创新分开。我负责的是产业科,而创新方面由另一位副局长主管。据他介绍,这是因为产业科是经信局传统的机构,比较有经验;创新方面则交由专门的部门来实施。

  而对于近期工信部重点强调的、对电信行业的监管,上述广西工信委工作人员介绍,各省份落实工信部对电信行业监管政策的是通信管理局。通信管理局是工信部直属单位,我们和自治区政府都管不到。他表示,三大运营商的管理都由该局负责,工信委主要在技术上提供支持。这种模式,有利于工信部对电信这个重点监管领域进行垂直管理。